遺影

[50015]歸途

◾五十鈴 x 伊武努

◾10年沒寫過同人文,未找回手感,文筆渣

◾沒駕照

◾看了P站一篇50015文裡五十鈴說伊武叫他給花梨換尿布時就學習了不少東西而萌出來的文

◾OOC絕對屬於我

◾甜圭生日快樂!(沒想到能趕上)

【歸途】

「姐姐!」伊武努驀然回首,只見總是溫柔可人的姐姐橫臥在路中央的凋零身影。他腦中一片空白,僅餘的一點理智讓他衝過去的時候還記得要抱緊懷中的小傢伙,突然的加速嚇得小女孩哇哇大哭,卻傳不到伊武努的耳中。
 

快一點!每前進一步,伊武清美身下就泛著更大一潭的血池。
得快一點!區區幾十米的距離,似乎窮盡伊武努一生的氣力也難以接近。
怎麼不快一點!其實他心裡了然,已經太遲了。
眼淚,滴在乾燥的地面,碎成了粉末。

小時候總是把他護在身後,不讓父親暴怒的拳頭沾到他身上的姐姐。
在他為了叛逆父親而走上極道之路也從沒離棄他的姐姐。
即使他雙手已染滿鮮血,依然會輕摸他的頭髮,說他是其實是個溫柔孩子的姐姐。
無論何時總會回頭給他溫暖笑容的姐姐。
那個,被他害死了的姐姐。

「大哥……」五十鈴擔憂的看著眼前消沉的人,自從伊武清美去世後,秋多書組的狂犬伊武努就完全變了個人,五十鈴本以為他會一如既往,發瘋了似的把肇事人搜刮出來,再以殘酷十倍的手段,讓對方求生不得——狂犬的標準處事手法。但這次,伊武努只是垂著頭,靜靜地坐在伊武清美的遺照前,一言不發,一動不動,一坐就是一整天。

五十鈴不知道哪個他才真是發了瘋。
此刻他卻真快要抓狂,全因手裡的小花梨從保姆那裡接過後就一路哭鬧,整整一個多小時了也不見累。之前為了安排伊武清美的後事,花梨暫時交託由保姆照顧,現在守夜也完結了,是時候把小女孩接回來。

不知道是聽到五十鈴的叫喚還是花梨的哭泣,伊武努抬起了頭,雙眼恍恍惚惚的盯了五十鈴的方向半晌,後者馬上說道:「花梨小姐大概是餓了呢。說起來,大哥,這些天來你也沒好好吃過甚麼,我讓人做了炒飯,來吃一點吧。」
「……」伊武沒回應,只是別開目光。
五十鈴半蹲下身與伊武平視,耐著心勸道:「這樣下去可不行呢,你看你已瘦很多了,不吃點東西身體要吃不消。況且……」「夠了!」伊武大喝一聲,打斷了五十鈴的話,「你就別管我了!我是死是活也與你無關!」連日來積鬱的心情一下子爆發出來,伊武沒有發現他的怒吼把花梨嚇得收了哭聲,只是一味被自責與愧咎塞滿心頭,甚至以死向姐姐賠罪的念頭也愈見呼之欲出……

「啪!」

伊武的臉被重重的巴掌打得傾側。室內一片死寂,只有五十鈴粗重的呼吸聲此起彼落。伊武似無所覺,過了好一陣子才抬手摸摸泛著紅的臉頰,困惑地看向一手抱著花梨另一手還停在半空的大男人,男人眼眶紅得似要泣血,看來用盡全身力氣才能定住身體的顫抖,或者是忍住想要打醒面前人的想法。

「以下我要說的,並不是以秋多書組五十鈴的身分說的,而是作為一個關心你的男人說的。」五十鈴深吸一口氣:「我明白大姐的死對你打擊很大,但你不能就這樣被打倒。你這樣子,有人會心疼的……而且,就算是為了花梨小姐,你也要努力活下去!」
伊武努身體一震,終於被五十鈴的話打動了。
「花梨小姐眼下只有你一位親人了,你要連著清美小姐的份兒愛惜她、照顧她,看著她長大。我相信清美小姐也一定會希望你和花梨小姐好好生活下去!」
五十鈴堅定的看著伊武,欣喜地發現那雙幾乎歸於靜默的雙眸經已重賦生機。「抱歉,五十鈴,」伊武弱弱地笑道:「果然你最是了解我。」他慢慢站起來,伸手接過花梨並把頭湊到小女孩面前,奶聲奶氣地說:「可不能餓壞我們花梨醬呢,舅舅這就給你泡奶粉!」古怪的語氣配襯兇神惡煞的外型,逗得五十鈴哈哈大笑。「大哥,還是由我抱著小姐吧。說起來,小姐也滿周歲了,是該要吃飯了吧?」

「你現在這樣說也準備不了欸,今天就先喝奶吧……」伊武一邊嘟嚷一邊從保姆整理好的育嬰包裡翻出奶瓶和奶粉,麻利地用小匙盛奶粉。五十鈴看著不禁讚道:「大哥很在行呢。」話語剛落,原本背對他的伊武就轉過頭來,一臉苦惱困惑的表情:「五十鈴……話說奶粉該下多少?」說著舉起手中奶粉半滿的奶瓶,輕搖了兩下。「……這樣子應該夠了吧。」
伊武點點頭,又去取了熱水壺泡奶粉。「泡好了!花梨,午餐做好了喔!」
「等!等一下!大哥,要先試試水溫才能給寶寶吃,這是常識吧。」五十鈴眼明手快帶著花梨避開了伊武的奶瓶攻擊。
「是嗎?」伊武搔搔頭,把奶瓶凌空倒拿,往自己口裡倒了一點。
「燙…燙死了!!!」

就這樣,秋多書組的銀徽章伊武努的全職奶爸生涯,正式揭開序幕。

「花梨,怎麼一直哭哭嚷嚷了,不是剛剛才吃奶了嗎?」秋多書組自從來了一個不該出現的小女孩後,小弟日常就看著自家老大把寶貝抱著哄著,實在是安逸舒坦的日子。平素說不到兩句就沒耐性要開打的老大,對著小寶貝卻是一反常態,溫柔得到達教人汗毛倒豎的地步。有些小弟饒有趣味看表現著鮮為人知一面的老大在組織內來回走動,也有人實在看不過眼了。
「老大,小孩怕不是餓了,而是撒了。」一名叫山田的小弟說道,這兄弟的女友年初生了寶寶,聽他的準不會錯。撤了即是要換尿布,伊武努皺眉想了想,叫住就想離去的山田:「喂,你來換,我在旁邊看……」

「聽好,從今天起給我聽到一句髒話,你們知道後果吧?」伊武努翹著二郎腿,犀利的目光掃過在場每一個人,「五十鈴,你替我好好監督他們,絕不能讓花梨聽到半句粗言穢語。」
「是的,大哥。」五十鈴應道。
訓話甫完畢下面的小弟就作個鳥獸散,差點是爭先恐後地逃離。
天啦,要極道小混混不說髒話,可真教人苦惱了,要命的是被伊武大哥列入為「花梨小姐不能聽到的髒話」還包括可惡、笨蛋、混蛋等已渾然天成代指你我他的詞彙,小弟們哪還有生路可走?
為了小命安危,各小弟都暗自協議短期內不要回秋多書組地盤,反正最近老大顧著逗孩子,已經很久沒出去舒展過筋骨。
「大哥,大夥兒都走了呢。」
「走了更好,免得一個兩個的兇相嚇倒花梨了。」

「大哥,我收到消息,那個人落網了。」五十鈴風風火火地說。
剛替花梨換好新尿布的伊武一抬頭就看到對方凝重的表情,馬上知道說的是害死他姐姐的人,長久壓在心頭的大石總算落下了,他輕吐一口氣:「是嗎?太好了。」
五十鈴看著伊武低垂的眉眼,心裡暗暗高興——犯人即將得到應有的懲罰,他的伊武大哥也真正能從姐姐去世的陰霾中解脫了吧。現在男人全副心思都用在花梨身上,周身的氣場都徹底改變,柔軟溫順得不像話,有時五十鈴甚至會懷疑狂犬伊武努是他臆想出來的人物。
「五十鈴。」
「是。」
「我決定了,我要成為花梨的爸爸。」
看來,狂犬伊武努是確實不存在的了。五十鈴壓下突如其來的一陣傷感,應道:「這是對花梨小姐最好的決定。離開秋多書組吧,大哥。」
「謝謝你,五十鈴,果然你最是了解我。」伊武深吸一口氣,又嚷道:「呀!我這個樣子能找到甚麼養得起花梨的工作了!」
「要找就找份體面的工作吧。」五十鈴沉吟道:「藥劑師怎麼樣,話說大哥以前製麻醉藥就挺有一手。」
「那甚麼跟甚麼!」伊武大笑,足足笑了兩分鐘才緩過氣來:「我去考司法書士。」
「司法書士?怎麼會想做這個?」
「兒時夢想吧。」

鮮少踏足百貨店,伊武努和五十鈴都有點大開眼界的感覺。過去懷抱著極道的審美觀,覺得鬆垮垮的西裝既有氣勢又方便打架,現在看來那身裝束真是趕不上潮流了。
「司法書士沒那麼快能考上,西裝就先跳過,今次就買些日常起居服吧。五十鈴你也要幫忙挑啊。」說罷伊武已急不及待跑到特別推介的衣架那邊,隨手拿起一件淡藍色的連帽衛衣比在身上:「這樣適合我嗎?」
伊武興致勃勃的拿了不少款式到試衣間逐一試穿,而且每個造型也要求五十鈴提供感想。
「饒了我吧,大哥。」伊武第十三次從試衣間走出來,五十鈴忍不住扶額概嘆。事實上,除了好看好帥之外,他再也說不出甚麼了,畢竟那句很可愛只能往肚子裡吞。
對呢,這樣才像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嘛。

「爸爸。」花梨屁屁顛顛地踏向虛掩著房門的書房,卻被大塊頭拉住了。
「花梨小姐,先不要妨礙爸爸溫習,五十鈴叔叔陪你玩。」
花梨鼓著腮,大塊頭叔叔雖然沒有爸爸好看,不過也會溫柔地跟她說話……但果然還是想跟爸爸玩。
「爸爸現在很忙呢,不要吵他,否則他又要發脾氣,不肯吃飯了喔。」五十鈴心想大哥今個月都快瘦了一圈,果然司法書士考試真不容易,聽說合格率只有不夠百分之三,他當天發誓絕不是對自家大哥沒有信心,但考慮到伊武努從高中起就綴學了,要追上那麼多年的學習,還是太過困難吧。
顯然他是多慮了,伊武努首次應考就順利合格,而且成績還相當不錯。
考試結果發表那天,五十鈴陪著伊武到法務局去。
「噗!」伊武和花梨雙雙掩著嘴,也擋不住漏出來的笑聲。花梨軟糯的嗓音響起:「五十鈴叔叔的衣服很奇怪!」
事實上並沒有太奇怪,只是一件平實四正的毛呢大衣,五十鈴心道我就這般不帶穿這種衣服了嗎?
「呵呵,其實很好看啊!」伊武微笑著拍拍五十鈴的肩膀:「甚麼時候買的?」
沒想到這問題仿似擊中對方要害,看他支吾了半天才答道:「上次跟你一起買衣服時,順便買的。」

「以後,秋多書組就真正交給你了。」伊武雙手按在五十鈴的肩上,「其實這幾年組內的事都由你全權負責呢。」
五十鈴想了想:「大哥永遠是秋多書組的銀徽章。」
伊武笑道:「說甚麼!我現在可是法律人員了啊。」通過了司法書士考試,伊武沒多久就找到了工作,貌似上司是以前的熟人,能夠讓人放心,花梨小姐也要上幼兒園了,因此父女二人要搬走了。
「大哥能夠重新振作起來,實在太好了。」回想當日意志消山沉的伊武努,五十鈴簡直覺得眼前這個人畜無害樣的父親要刺痛他的眼睛。
「沒有你的話,我可能已死了。」伊武說,語氣帶著一點五十鈴未能道破的曖昧。
「說甚麼傻話,這一切都歸功於花梨小姐呢。」
伊武不語,只低下頭笑笑。
秋多書組所有兄弟都聚頭了,一同送別他們這位叱吒一時風雲的狂犬大哥。道別的說話說得喉嚨都要乾了,伊武努一手拿起不多的行李,一手牽著花梨,慢慢離開他待了十個年頭的地方。五十鈴是唯一跟著送行的人,他隨二人走到街口才停下。

「大哥,花梨小姐,保重了。」
「嗯,你也是。再見了。」
說罷,五十鈴便轉身往回走。
「五十鈴!」
聽到伊武的叫喚,五十鈴回頭以眼神詢問何事。
「你可以不叫我大哥嗎?」伊武帶點遲疑地問。
「……伊武桑,再見了。」五十鈴欠身。
伊武努苦笑一下,帶著花梨走上歸途。

End.

评论(7)

热度(50)

  1. 甜圭用记名监狱遺影 转载了此文字
    原作:胆小鬼 配对:五十铃/伊武努(田中圭) 给原文点红心和蓝手❤